位置: 主页 > 企业新闻 >

老板娘吃醋女秘书找人向其隐私部位注射硫酸

时间:70-01-01 08:00 来源:
2010年12月18日晚,山东省滕州市北一家宾馆的年轻女会计林萍回住处时遭数名男子劫持。歹徒开车将她带往郊外,抢劫了她身上所有的钱财,还扒下她的裤子,并往她的阴道内注射了大量硫酸……
 
  究竟是谁对林萍如此怨恨,用这种残忍的方式伤害她?被注射大量硫酸的林萍能否得救?随着四名犯罪嫌疑人的落网,案件真实情况一点点浮出水面……
  2010年春节后的一天,倪霞跟丈夫周立去参加一个聚会。席间,他们跟政府某机关领导王晨伟夫妇坐到了一起。男人们觥筹交错,倪霞就跟王晨伟的夫人陈燕家长里短地聊了起来。陈燕不停地发牢骚,婆家表妹林萍大学财会专业毕业半年了,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工作,舅舅舅妈缠着他们给安排个工作。
 
  当晚回去后,周立向妻子问清楚了林萍的具体情况,说:“你明天给陈燕打电话,告诉她咱这缺个会计,每月2000元,让林萍来上班吧。”
 
  倪霞有些不高兴了:“你疯了?无缘无故招什么会计,还给这么高的薪水。”周立笑了笑:“我自有我的道理,以后你就明白了!”倪霞,1974年7月出生于山东滕州一个普通市民家庭,有个弟弟叫倪健。1993年初毕业后,倪霞通过招工进入商场工作。随后,跟同事周立结婚。1994年,倪霞生下一对龙凤胎儿女。
 
  2002年,商场因经营不善倒闭,夫妻俩一夜间下岗。所幸周立头脑活络,通过关系承包了一家废弃的宾馆。创业伊始,夫妻俩一个管理财务,一个负责经营。
 
  2004年底,考虑到生意慢慢走上了正轨,儿女又即将考初中,倪霞就将财务交给了堂姐倪美君负责,自己则回归家庭。
 
  2007年,儿女们顺利考入高中,倪霞也完全蜕变为一个全职太太。在外人看来她拥有一个人人羡慕的“完美家庭”,可不知不觉中,她和丈夫之间开始有了一层看不见摸不着的隔阂。
 
  2009年开始,宾馆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周立也越发意识到人脉的重要。他每天早出晚归,应酬频繁。倪霞不明白,为什么现在的日子不差钱了,夫妻俩的感情却越来越淡薄?拗不过丈夫,倪霞拨通了陈燕的电话。果真,陈燕很高兴地带着林萍过来上班了……
 
  林萍来上班的第二个月,倪霞像往常一样,和丈夫参加业内人士的聚会,这次周立不仅带着妻子,还邀请林萍一同前往。晚宴开始,周立给大家敬酒的时候,重点向他们介绍了林萍。果然,一听说是某领导的表妹,众人的热情一下子殷勤起来,频频举杯敬酒,周立忙帮她解围,一旁被冷落的倪霞看在眼里,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
 
  2010年五一前夕,周立接到了有关部门通告,将在全市范围内开展安全专项检查。4月26日,监督人员在对周立的宾馆检查时发现存在较大安全隐患,准备实施临时查封。一看到这种情况,周立急了,一筹莫展之际,周立想到了林萍。在林萍表哥王晨伟的斡旋下,监督人员的态度缓和下来,责令他改正后离开了。
 
  这件事,让周立深刻地感受到了林萍带给自己的无形力量。大家也对“上面有人”的周立刮目相看。这之后,但凡有饭局,考虑到倪霞不喜欢应酬,周立就经常带着林萍出席。他本来是想借着林萍撑撑门面,可在外人看来,青春靓丽的林萍就是周立的“小蜜”。
 
  谁也没想到,就是这捕风捉影的事儿,渐渐地传到了倪霞的耳朵里。倪霞开始密切关注丈夫的细微变化,这些被忽略很久的细节一经推敲,马上变得有迹可循。倪霞越想越焦躁不安……
 
  从此,她不仅关注周立的行踪,还盯上了他的手机和QQ,经常检查他的短信和聊天记录。周立不胜其烦,索性睡在了宾馆。
 
  2010年8月初的一天,已经一周未见到丈夫人影的倪霞气愤难平,开车来到宾馆,直奔周立办公室。门虚掩着,推门而入的瞬间,林萍正俯身指着桌上一摞资料对周立说着什么,周立微笑着倾听。看到她突然闯进来,两人都愣了一下。
 在商村路口,倪霞和吴峰刚一行会合。吴峰刚和冯立伟、庞军把林萍架到马路旁边的玉米地里放下。倪霞回到车上,从袋子里拿出注射器,从硫酸瓶里抽出一管子,一边往林萍阴道里塞针管一边注射硫酸。在拔出注射器的时候,不慎硫酸流到了冯立伟的手上。很快,他的右手皮被烧黑了。倪霞先后将两管硫酸注射进林萍的阴道,林萍疼痛得昏厥了过去。
  “你怎么来了?”周立脱口而出,示意林萍先出去。林萍收拾好资料,转身轻盈地离开了。倪霞一直目送她的身影在门外消失,才没好气地回答:“怎么我一来她就要走?冲了你的好事了是不是?”周立有点儿生气了,说:“你今天诚心来找茬的是不是?真是不可理喻!”“我还就不可理喻给你看了。”说罢,倪霞冲出办公室,跑过去与林萍厮打起来……
 回到家里后,倪霞一直惶恐不安。12月20日下午,倪霞邀约李静一起坐出租车逃离。倪霞的出逃很快引起了警方的注意。根据林萍的供述和各方调查,倪霞有极大的作案可能。警方立即对倪霞展开追捕。倪霞和李静先坐车去了薛城,再去了沛县,四处流浪、饱受煎熬,在李静的哭劝下,倪霞带着李静于22日下午回来投案自首。
  10月底,周立带着林萍跟客户吃饭,倪霞每隔十来分钟就拨过去一个电话催他回家,周立索性关了手机。周立关机让倪霞格外恼火,她疯了一样又把电话打给林萍。林萍接通电话,让周立接听,周立又尴尬又恼火,他挂断了电话,并让林萍马上关机。
 
  酒宴结束已近晚上11点,回去的路上,周立为妻子的事向林萍道歉。而周立不知道,倪霞在林萍关机后,开车到了他们吃饭的酒店,一直跟踪尾随。那晚,夫妻俩爆发了一场“大战”。
 
  接下来的日子,周立坚持不回家,不接倪霞的手机,不跟倪霞见面,倪霞非常绝望,这越发激起她对林萍的愤恨。
 
  不久后,倪霞给在化工厂工作的弟媳打电话,说要点硫酸洗宾馆的厕所用。三天后,弟媳让倪霞去家里拿硫酸,500ml,浓度是98%。回来后,倪霞把硫酸放到了宾馆的储物柜里。因为她不知道林萍的住处,她就把姨妹李静叫来,让她下班后跟踪林萍,确定林萍的住处。
 
  11月25日,倪霞又给经常一起打麻将的吴峰刚打电话:“我怀疑有个女的和我老公相好,你找两个人帮我跟她拉拉呱(教训一下)。”吴峰刚欣然应允。12月16日,吴峰刚从微山带着两个朋友来滕州,一个叫冯立伟,一个叫庞军。
 
  12月18日晚上9点多,李静发现林萍进了小区。当林萍从他们车后门经过时,冯立伟突然从后排跳下,抱住林萍就往车上拖。倪霞得到消息后,拎着硫酸出了宾馆。
 
 
  不知过了多久,林萍逐渐恢复了意识,整个下身像被火在烧。周围一片漆黑,她不知身处何地,但求生的本能让她忍受着剧痛,一点点地爬出了玉米地,一直爬到最近一户亮着灯光的人家,这户人家见状立即拨打了110和120,林萍被立即送往人民医院急救。滕州市公安局接到报案后,于12月19日立案侦查。
 
 







本文来源:北京市时开律师事务所 - www.peichangbiaozhun.com
  • 上一篇:盼马德里收获自信助战法网
  • 下一篇:没有了
  •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北京市时开律师事务所 - www.peichangbiaozh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