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主页 > 法律服务 >

hg0088注册:女子5年相亲上百次

时间:70-01-01 08:00 来源:
 1.67米的身高,皮肤白皙,纤腰一束,上身短衬衣,下身短裙、丝袜,脚上穿一双高13厘米的高跟鞋,32岁的张琳看起来只有27岁的样子,一副高冷职业女郎派头。在旁人看来,张琳应该不乏追求者,但她却依旧孑然一身。
 
  随着相亲次数的增多,张琳渐渐麻木了,她发现,自己对爱情的憧憬以及遇到真命天子时那种脸红心跳的感觉消失了。相亲让爱情成为一种速销商品,慢热的张琳完全不适合这种“快餐”。相亲的目的性太强,双方通常在半个小时内通过外貌、语言去分析坐在对面的那个人是否合适,如果不来电,就不会有第二次见面。
  百次相亲后,张琳的心已由原来的激动变得麻木,在习惯20分钟就摸透对方性格和家底的相亲方式后,张琳对爱情的憧憬却渐渐消失了。
 
  张琳在一家广告公司做设计,上大学时,她谈过一个男朋友,但母亲觉得对方条件太差,两人分手了。当时,张琳觉得自己年轻不愁嫁,直到身边的闺蜜一个个都结婚了,年均参加3场婚礼的她开始着急了。
 
  2011年的五一节,实在受不了母亲的唠叨,张琳开始相亲。她一开始“广撒网”。大部分相亲对象都是父母、亲戚、朋友介绍的。频率也很高,最多时每周3次。
 
  “我的相亲经历,说多了都是泪。”张琳的第一个相亲对象是个工科男,大张琳四岁,由母亲的同事王姨介绍的。王姨说,男生的父母虽是工薪阶层,但为人实诚,男方是重点大学研究生毕业,目前在某供电国企做工程师,有房有车。
 
  这次相亲如同赶鸭子上架。张琳是那种话不多的人,工科男也是半小时憋不出一句话的类型。张琳形容,见面时“空气很安静,气氛很崩溃,现场很悲剧”,她低着头只顾喝水,只是余光察觉到,对方正斜着眼打量着她,她继续低头摆弄手指,平时口齿伶俐的她,此时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张琳简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在相亲的前晚,她还打印了一页“相亲指南”:若出现冷场,可以从天气聊起,不要轻易打听对方收入等。但到了现场,她全忘了,第一句话竟然是“你吃了没?”随后,她意识到当时已是下午3时。
 
  男方很快切入正题:老家肇庆,广工毕业,中大读研,在广州工作8年,刚买房,月供5000元。
 
  张琳有点敏感,她觉得对方是那种成熟又现实的男人,聊天进行了15分钟,她果断下结论:两人不合适。
 
  但程序还是要走的,接下来的聊天,让她如芒在背。“他问我父母是做什么的?房子是什么时候买的?哪个学校毕业?在什么单位工作?月薪多少?尤其是工作单位这一块问得非常仔细,他说他想找一个在事业单位工作的或者是公务员。”张琳认为自己条件中等,她有些生气,直接说,自己在私企工作,收入不高,这是改变不了的。
 
  此时,男生突然表示,中午出来时,煲汤的煤气忘了关,便匆匆走了。这次相亲让张琳很有挫败感,相亲如同一场“弱肉强食”的游戏晚上回到家,她狠狠地对母亲发了一顿脾气。后来母亲打听到,男生并非家里煤气没关,而是见完张琳后,去见了另外一个女孩
 
  几次相亲失败,让张琳的母亲感到亲友介绍的“免费午餐”不靠谱,她听说婚恋机构有很多优质男士,但收费很贵,要2.5万元,便劝张琳交钱参加高端相亲。张琳起初坚决反对,但母亲却说:“这2万多元我出行吗?你再不嫁出去,我这张老脸往哪里放?”
 
  交了钱,成为VIP。婚恋公司也承诺在一年内为她找到合适男士。交钱后的第二天,婚恋公司就为她安排了5位男士:“一天见5个,1小时谈1个,就像应聘一样。”
 
  周末上午9时,张琳就坐在小包间里,包里揣着补妆的粉底和润喉糖,开启了车轮战。逡巡四周,奢美的小房间内灯光昏暗柔和,放着两张粉色小椅子和一张小圆桌,墙上挂着婚恋公司撮合成功的情侣们的甜蜜合照,张琳紧张而兴奋。
 
  第一个是律师。一身宽松的西装,皮鞋擦得锃亮,但头顶上的“地中海”让张琳有些反胃,从鼻子中生长出来的鼻毛也让张琳对他的印象分减了10分。为了不冷场,张琳将话题引向了律师熟悉的行业,律师哥话匣子打开之后,一口气说了15分钟,张琳丝毫插不上话。忍无可忍,她说要去上厕所,回来后,双方例行公事地互留了联系方式,其实她心里清楚,已经GAME OVER了。
 
  第二位是一个基金经理,钻石王老五,美国名牌学校的研究生,年薪百万,开奔驰。“他问我做什么工作,然后说了一通自己搞投资多么厉害。突然说要去洗手间。5分钟过去了,婚介老师进来说:他有事先走了。”张琳当时感到羞愤难当,“我有那么差吗?”
 
  所幸上午的第三位还比较靠谱,一个“凤凰男”,农村人,比张琳大两岁,急着结婚。一开始双方感觉还挺好,对方在广州已经买了房付了首付,两人一路就说到婚后,男方说要接父母来住,父母供自己上大学很辛苦,还欠了亲戚十多万元,现在该享福了。
 
  “我做不来那种二十四孝好媳妇,于是我委婉地表示,我不习惯和公婆住一起。”男方马上接了句,“不会的,只要你家务活干得能让我妈满意,我妈不会说什么的。”
 
  张琳感觉对方找老婆像找保姆,便没好气地说:“你要孝顺父母,我也要孝顺,到时我把我爸妈也接过来,我们六个人一起住,这样你看成吗?”对方的脸立刻红得像猪肝一般。
 
  下午,张琳见的第一个男子也是该婚恋机构的一位VIP会员,保险公司销售经理。但此人说他喜欢胸大身材好的90后,机构红娘却经常给他介绍30岁以上的,临走时,双方留下联系方式。“他知道我俩不合适,还说,手头有‘好货’了,介绍给他。”
 
  下午见的第二名男子,张琳则彻底没兴趣。婚恋顾问说男方身高有175厘米,但即便对方穿着内增高皮鞋,张琳也能感觉到,他身高不足170厘米,脸上全是马蜂窝式的暗疮,鼻头上还有颗大黑痣。原来,婚恋顾问发给她的照片是PS过的,张琳借口肚子不舒服,就开溜了,“我也要甩别人一回。”
 
  一天相亲下来,张琳嗓子都哑了,比上班还累。看着路上一对对的红男绿女,她心里空落落的。
 
 5年相亲,张琳依旧孑然一身,不但人财两空,还换来一颗千疮百孔的心。相亲多了,她的眼光越来越挑,总觉得有更好的在后面。“眼前这个还不如之前那个,如果和这个在一起,不就意味着之前的决定是错的吗?”她打了个比方,“相亲就像喝酒,会上瘾,高度数的酒喝多了,再喝低度数的酒就觉得没味道。”
  此后,她向婚恋公司提出要求,一天顶多见3个,见5个实在招架不住。她发现,婚恋公司在介绍男方时会夸大其词,把对方说得天花乱坠,见到真人后往往会很失望。见过20位相亲对象后,张琳逐渐对相亲不抱期望,甚至刻意把对方想象得糟糕一些,免得失望。
 
  刚开始相亲时,张琳满怀期待,新衣新鞋,化个精致的妆容,男方约她吃饭,她也会欣然应允。但到后来,她真的累了,她发现和一个陌生人在一起吃饭是折磨,“有时我想逃跑,有种一分钟也待不下去的感觉”。
 
 
  “有时我也问自己,为什么要去受这种屈辱?难道我是‘剩女’,我就有罪?”说到这里,张琳忍不住哭了,相亲受益的是婚恋机构,它们赚得盆满钵满。张琳认识一个35岁的女孩,已经先后在3个婚恋机构交了5万元相亲费:“我都怀疑‘剩女’是不是婚恋公司炮制出来的阴谋,大家都焦虑,就上当了。”



本文来源:北京市时开律师事务所 - www.peichangbiaozhun.com
 
  • 上一篇:hg0088:26岁有夫之妇卖淫解闷
  • 下一篇:没有了
  •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北京市时开律师事务所 - www.peichangbiaozhun.com